海军青海湖舰舰长刘永新。王子龙摄

▔ 青海湖舰在大海上对驱逐舰、护卫舰同时实施补给。

从“超级奶妈”青海湖舰走上码头●·时,在硕大的舰体衬托下,刘永新显得很“渺小”。

和这位“渺小”的舰长打上交道,很容易使人想起这么一句名言:给我一个支点,我可以撬动地球。

刘永新是用什么“撬动”身后那条巨舰的?

离家很远,离祖国很近

刘永新第一次离开老家邯郸≒出远门,是6岁那年。

母亲带着刘永新去了唐山。三哥在唐山当兵。解≌放军,第一次在幼小的刘永新眼里有了具体而又生动的模样。从那时起,长大也要当兵的念头就在他心里悄悄萌发了。

后来长大填写高考志愿,刘永新征求母亲的意见,母亲说:能跑多远就跑多远。

至今回想起母亲说的那句话,刘永新印象ↇ深刻:母亲的话很朴实,她虽然不知道“理想”“抱负”这些很潮的词语,但希望自己的儿子能有出息,有远大一点的追求。

听别人推荐,刘永新报考了海军大连舰艇学院。被录取后,刘永新到学校报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大海。大连的海水蓝中带点黄绿●色Д,后来教员在课堂上告诉大家,远海的蓝是深蓝。

本来,毕业时刘永新有机会留校的,但深蓝的诱惑太大,他主动要求去南海。在那里,有祖国一片深蓝色的大海。

从大连◆到汕头,火车倒汽车,近3000公里的路程,刘永新差不多走了4天。原汕头⊙水警区某护卫舰大队成了刘永新工作的第一个基层部队★。

满载排水量近2000吨的护卫舰在刘永新的眼里足够大也足够气派。走出校门能成为我军新型ы护卫舰上的一名副航海长,刘永新心里充满自豪。

刘永新在舰上度过的第一个春节,是在赤瓜礁那片海域。当时,他们的战舰在南海巡逻执勤。

对一个航海长来说,在地图上丈量离家的距离是一件很容易的事。屈指一算,巡逻在南海的护卫舰上,离家近5000公里。遥远的家变得模糊起来,祖国却变得具体而又清晰。

从小念到大的“祖国”俩字,原来就是眼前的这片海以及不远处的一个个海礁。祖国的分量就这么一点点在刘永新的心底变得厚重起来。

2017年5月,作为洪湖舰舰长的刘永新,在完成了第25ō批护航任务后,访问马达加斯加。军舰停靠在图阿马西纳港口。

听说祖国的军舰要访问马达加斯加,200多名华侨华人连夜从首都塔那那利佛开车赶往图阿马西纳港口。他们想让祖国的军舰第一眼就看到欢迎的华侨华人。

华侨华人对祖国的那份深≤情,和舰上被感动的官兵心中涌上的暖流,在军舰靠港的那一刻碰撞在了一起。能让码头涌动暖流的,是一面面◥五星红旗,更是现代化的中№国军舰。

那一刻,刘永新真正掂出了“我站立的地方就是中国”这句话的分量。

我不是主角,打仗可≌没有配角

走出校门就能在现代化的护卫舰上担任副航海长,无疑是幸运的;再─━从护卫舰干到我国新型驱逐舰航海长的位置,就更令人羡慕了。

在海军,过去有个众所周知的说法,一条舰上的航海长成ξ长为舰长的几率最大。刘永∑新步入了一名现代化战舰舰长最为理想的成长通道。

2008年,就在大家看好刘永新之时,他却突然来一个令人不解的“华丽转身”:离开了南海舰队现代化程度最高的某驱逐舰支队,去了某作战支援舰支队。

就水面舰艇来说,大家Δ都希望从辅助舰艇跃升到作战舰艇,刘◑↔↕▪永新却逆潮流而行之,令大家费解。在刘永新看来,自己转身并非是心血来潮、感情用事。

还在护卫舰和驱逐舰担任航海长之时,刘永新在与辅助舰艇打交道中就发现,一条战舰能走多远,并不取决于自己,而是取决于叫“超级奶妈”的远洋综合补给舰。

随着我军现代化的新型驱逐舰和护卫舰的批量服役,综合补给舰的重要性日趋凸显。新型驱逐舰和护卫舰能走多远走多久,与ↆ“超级奶妈”的补给能力息息相关。

刘永新时不时又会想起母亲那句叮嘱“能跑多远就跑多远”,要想在深蓝色的大海上跑得更远,就必须到更多不同的战斗岗位去锤炼自己。╭╮

亚丁湾的海面×,在夜色中显得并不平静。这是第25批护航任务很普通的一个晚上。此时,已是洪湖舰舰长的刘永新正在值班。突然,他在甚高频内守听到了一艘香港籍商船的求救信息。自称英文水平一般的刘永新,听懂了这段英文对话:多艘不明小艇正在劫持一艘过往的商船。他立即将相关线索第一时间报告了预备指挥所。

由于发现及时,在预备指挥所的指挥下,我护航官兵首次在被劫商船上抓获了3名海盗,成功解救了被劫商船。

这次成功解救被劫持的商船,使刘永新越发坚定了自己当初的选择。在战场上,补给舰虽然不是作战舰艇,只是一个配角,但并不意味着不可担当主角的责任和使命。在现代化联合作战中,每一艘军舰都有着自身不可替代的作用。

2016年5月,刘永新担任洪湖舰实习舰长。他带领全舰官兵苦练补给硬功,练就了恶劣海况下的补给▽能力,并且掌握了两横一纵的保障技能,使入列一年的洪★湖舰很快就形成了战斗力。

梦想没有更大,只有更好。刘永新在人民海军快速提升战斗力的过程中,找到了适合自己成长的位置,把自己的梦想与我军体系作战的理念和发展很好地融合在了一起,诠释了一个海▫军舰艇长的担当。

我的舰不小,眼前的海更大

青海湖舰有多大?指着青海湖差不多有15层楼那么高的桅杆,刘永新舰长用数字给记者描绘着巨大的舰体:青海湖舰满载排水量3.7万吨,舰长190米、宽25米,主甲板面积有0.6个标准足球场那么大。舰上虽然不能踢足球,但可以打羽毛球和乒乓球,还有一个近300米的环形“跑道”,可以满足官兵体能训练的不同需求。

既然顶着“超级奶妈”的头衔,青海湖舰的“肚子”自然就不小,可装载2万吨左右的各种油品和淡水。装载的2000多立方米主副食可供两艘驱逐舰2个月的消耗。

都说船小好调头,巨大的舰体不要说′好调头,连进港都很困难。一次,青海湖舰在靠泊湛江港的一个码头时,为了观察船两边的船只,刘永新在驾驶室左右舷来回折返观察,跑了很多趟。

在刘永新眼里,青海湖舰称得上是巨轮,但航行在深蓝色的大海里还是显得很渺小,用沧海一粟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。“♥不是我们舰不够大,而是我们面对的海太大。”在近20年的航海生涯中,刘永新有一个“大与小的相对论”——一艘舰再大,如果不够强,那么大就☉是“浮肿”,大而无用。你的舰有多强,你的舞台就有多大,你面临的那片じ无边无际的大海,才能让你自由Ё地航行。

Θ由小变大,由大变强,正是人民海军分享到改革开放红利的结果︹︺︻。翻开青海湖舰的航海史,分明让人θ看到了人民海军发展壮大的一个缩影。

1997年2月,〒入列一年多的青海湖舰随中国海军编队访问美洲四国五港。在出访98Ⅺ天的时间里,航程达24000多海里,实现了海军舰艇编队首次横渡太平洋,创造了人民海军航程最远、航时最长、出访规模最大等多个纪录,是中国海军由黄水走向蓝水的标志性事件,青海湖舰由此荣立集体二等功。

2016年12∕月,舰长刘永新率领满载排水量只有々2万多吨的洪湖舰参加了第25批护航,航时208天,航程达37000多海里,横渡了印度洋、太平洋,í顺访了马达加斯加、澳大利亚⇔、新西兰、瓦℡努阿图等国。这要搁在20年前,没准可以再集体立功一次,但在2017年,是再普通不过的一次年度例行的远洋护航任务。

当你不够强大时,很小的事就会变成很大的事;当你足够强大时,很大的事就会变成了很小很小的事——这就是人民海军成长壮大的辩证法。

刘永新无疑是这个“辩证法”的见证者和实践者。

强军不在别处,就在你身边

在刘永新的办公桌上,放着一张一家四口的全家福照片。

照片中,大女儿像爸爸,小女儿像妈妈。刘永新说,大女儿出生时他在身边,但小女儿出生、满月、满周岁他都没能在身边。

后来有人告诉他说,孩子出生时,第一眼见到谁就像谁。这虽然是一句玩笑话,却点在了刘永新内心最柔软处。

国家利益拓展到哪里,人民海军的航迹就延伸≈到哪里。现在每一年出海时间都在200多天以上,承担着繁忙的维护祖国主权和安全的任务。刘永新说,每年的假分3次休还休不完,常常因紧急任务被临时召回……

刘永新坦言,∏自己对家庭照顾得太少,家里两个孩子都是妻子一个人带大的。一想到这,心里就会酸酸的。

在副团的位置上,刘永新一干就干了7年。期间,有人劝他,既然晋升无望,不如早日转业回家。每当有转业想法时,刘永新就会用母亲说过的那句话来给自己鼓励:“能跑多远就跑多远。”

在某作战支援舰支队,刘永新是干过不同类型舰艇最多的舰长之一。他在新型护卫舰驱逐舰干过,也在测量船、油船、登陆舰、拖船、交通艇等舰船上干过,既担任过部门长、船长、舰长,也当过业务长和教练船长,称得上≈是一个多面手。

" 洪湖舰是国产的新型综合补给舰,刘永新把这艘舰从造船厂接出来之后,经过短短一年的训练就形成了战斗力。正干得风生水起时,一纸调令又把他调到了青海湖舰。

青海湖舰是某作战支援舰支队的明星舰,曾经在人民海军的历史上写下了华丽的篇章。服役了20多年,青海湖舰与新入列的我国新型综合补给舰相比,无论是满载排水量,还是舰上的动力和设备♣,都显得有些陈旧了。

部队进行体制编制调整改革,青海湖舰的编制在去年也大幅压缩。

性格决】定命运。当支队领导找到刘永新谈话时,他义无反顾地表示“既然党委让咱干,咱就把工作干好”。担任青海湖舰舰长后,刘永新在最短的时间里,把舰上的各项工作推向了正轨。

视野有多大,舞台就有多大。站在停泊在三亚Я某军港的青海湖舰上,眺望≤着一望无际的大海,刘永新还在继续着自己“能跑多远就跑多远”的航程。(记者 范江怀 通讯员 侯融 周演成 段鑫)